云南时时彩兑奖规则
  • 散文
  • 文學 » 散文
  • 鬼點火
  • 來源:增城日報 作者:[聞 櫻] 發布日期:[2019-11-11 10:02:45]
  • 客家人多住在山區,對付濕熱之癥自有一套涼茶藥方,這些草藥均來源于林野之地,品種包羅萬有,可依身體狀況配成不同的口味服用,其中,有幾款草藥冠以“鬼”字為名,這些草藥或因其氣味獨特,或因其花朝生暮落的獨性,或因生長在陰冷的墳地,讓人產生種種神秘的聯想,如鬼婆針、夜鬼筆、鬼臼子、鬼珠簾、鬼遮蓋、鬼點火等等。而草藥“鬼點火”,這名字令人一下子想及“鬼吹燈”系列驚悚小說,其花朵也長得頗為特立獨行,粉紅的花萼里結出藍寶石般的小果,這一顆藍幽幽的小珠子鑲嵌其中,讓每一朵花看起來酷似小燈籠,秋風中看著那一盞盞幽藍的小燈籠搖曳之時,總與人一種憂郁的藍調懷想,為何它的名字叫“鬼點火”這么詭異呢?

    小時候,我曾采摘鬼點火的枝條圈成一個花環戴在頭上,白紫花點綴得特別漂亮,但有的孩子故意嚇唬我說:“鬼點火,戴頭上,招鬼火。”我急忙摘下來。爺爺則說:“名字是夠嚇人的,但有故事可講。”于是,爺爺講起鬼點火草藥的傳說——古時候,有一對孤兒寡母,丈夫原在私塾教書,不幸在三十歲上得肺癆死了,余下母子兩人,幼子才七歲,他的老婆還很年輕,族里的人便想霸占他家的房子田地,逼寡婦改嫁,母子倆從此受盡欺凌。那位可憐的寡婦堅持獨立帶著兒子讀書勞作,最終落下一身病痛。好在兒子很聰明,苦讀詩書數年后便與人結伴離家趕考,兒子出門那天,母親拖著病懨懨的身子給兒子收拾行李,把所有錢銀給他做盤纏,兒子讓她留點錢看病,她指著屋檐下那一籃曬干的山草藥說有這些就可養身了。天剛亮,母親把兒子送到山坳村口,直到看不見兒子的身影了仍不愿歸家,母親獨坐在山石上發呆流淚。半年后,傳來與兒子結伴趕考的學子突然遭遇沉船死了,母親誤以為兒子也死了,每天晨昏站在山坳上眺望,等待兒子歸來。就在當年的寒冬,母親獨坐在山石上抑郁而終。又過了三年,兒子考取了功名回來,到村里卻再也看不到母親的身影。兒子來到山坳上,在母親生前常常獨坐的石頭上祭拜,只見石頭邊上長出一叢花草,以前一律開白花,如今新長出來的草卻開出紅花,結的果子像掛著一盞藍瑩瑩的小燈,官府隨從恭維地呼作“龍吐珠”,寓意寒門學子終于熬出頭了,但兒子卻說這是母親思兒盼歸的淚水滋長的花草,因此叫它“歸燈籠”,后來則逐漸變成“鬼燈籠”或“鬼點火”。這凄美的故事,也許并不都是傳說,塵世里有太多的凄然與無奈,如我的太祖公便是教書的秀才,也是因病早逝,留下太祖婆帶著三個年幼的兒子艱難地活著,方才有了我們這些后輩,輾轉于塵世。

    因鬼點火的傳說,我對這草藥有了更深刻的印記。

    過去,在清明時節摘下鬼點火的嫩葉用以制茶。幽林一夜雨,洗得萬山清,山村的晨早云霧繚繞,處處仙氣裊裊,客家人將那天所摘的草藥謂之“清明茶”。春天的草木正萌葉芽,雨潤綠葉尚無病蟲侵害,更無農藥污染,自是制茶的上好原料。當天,隨處可見老人攜孫帶女到野外采草藥,人在草木間,熟識這些制茶入藥的草木需一代代人傳承,老人不厭其煩地給晚輩傳經送寶,從草藥的外觀形狀講到藥性、用量以及功效的區分,真是“識得是寶,不識是草”。首先,要學會辨認有毒草和無毒草的基本功,老人在山野上同時摘下金銀花和大茶藥勾藤作講解,因這兩種藤蔓的花實在太相似了,大茶藥又叫“斷腸草”,有致命的劇毒,過去幾乎每個村子都曾發生過誰家媳婦因家事吵鬧偷吃大茶藥斃命的悲劇,所以,每遇見這毒草,老人便手起刀落,及時鏟除,這是積福所為。接著,老人耐心教我們如何區分蛤蟆衣(地膽頭)大葉和細葉的功效,然后,遂將竹籃里的金銀花、白花蛇舌草、地膽頭、車前草、青藤仔、狗疊耳、老當筋、紅背菜等草藥一一講解,這些老者堪稱穿行于田間地頭的中醫。而我則更喜歡聽她們說唱那代代相傳的草藥山歌,比如,采摘布驚籽時唱的歌謠——“大山嶺頂種布驚,唔使淋水也會生。只要阿妹心有意,唔使媒人也會成。”以布驚樹堅韌的生命力表達對愛情的執著,易懂又貼切。又如,采摘“紅背菜(即是蒲公英)和老當筋”則唱:“紅背菜,背上背老妹,老當筋,老嬡老母親,藤葉相生根連筋。”借喻草藥的相依相生感恩母愛的偉大。再如,唱及“金銀花和獨腳金”這兩款草藥,更是通過擬人手法寄語對生活的祝福:“金花銀花吹喇叭,一朵一朵相交叉。單只仔來獨腳金,孤單獨影打單身,阿妹今日嫁去哪兒,嫁到金山銀山嚇。”諸如,又唱“只要識得半邊蓮,半夜都敢枕蛇眠。家有七葉一枝花,無名腫毒一齊抓。草木一歲一枯榮,從來草醫有緣人。但愿世間少病痛,粉身碎骨有交情”等等。大多數山歌童謠的格調都是美好的,唯獨“鬼點火”的草藥山歌陰森森的,并自帶現場劇情效果——“鬼點火,華華光,借人鎖匙開籠箱,開得落,摞籮裝,開不得,斧頭咣兩咣!鬼點火,眠眠睡,你家眠床腳下有條袋,睡眠眠,你家床下有個人。鬼點火,火火火,狗仔吠你唔生膽,嚇成一條老咸菜……”這童謠道出舊時客家山村暗夜遭賊的場景,寒假的黑夜里,我常被這歌謠嚇得躲進被窩縮成一團,早早地睡去。客家人的草藥山歌均是就近擷取眼前的物象,隨口感物入歌,如今回思,客家文化的濡染如影隨形,無處不在。

    初秋七月七,采挖鬼點火的根莖留作藥用。客家人向來視“七月七水”為“仙水”,用以浸泡藥材和做糍餅,做糍蒸糕是婆母女眷的活兒,小孩子則跟著爺爺到山野上放牛,爺爺扛起鋤頭挖來鬼點火的根莖煲骨頭湯飲,可治肺熱咳嗽。秋天來了,很多草藥已開花結子,如金櫻子、山稔果已熟,可摘來泡酒,經霜的楓樹葉漸紅,需在落葉前把枝葉捆成團放在屋檐下風干待用,即便鬼點火草藥的名字如此詭異,但它卻具有清熱解毒、止咳消腫的功效,并且全草可入藥。記得有一回,我在柿子樹下接爺爺摘的柿子,突然一條毛毛蟲落到我的手臂上,皮膚立馬紅腫起來,隨之是鉆心的疼癢,爺爺摘來幾片“白花鬼點火”葉子,在掌心揉搓出汁液涂抹在皮膚上,不一會兒就止癢了,我把那一顆藍幽幽的果實擠碎敷在皮膚上,涼絲絲的,秒解了皮膚的辣痛,堪稱綠色的風油精。從此,我對這有著幽靈顏色的鬼點火草藥便不再覺得可怖。過去,圩上那賣涼茶的鋪子,店主用客家話這樣吆喝“鬼點火老當筋”涼茶——“熱氣心上火,飲杯鬼點火,頭痛叮當叮,來碗老當筋,陣間就降火,唔飲就死火!” 這吆喝雖有點粗野,卻又“鬼甘霸氣”。草藥鬼點火實則與城里花店售賣的“龍吐珠”很相似,同屬馬鞭草科,只是鬼點火具有很高的藥用價值。如此道來,也許正是這一個“鬼”字,才能把它的獨特妙用的功效活靈活現地表達出來。

    每當端起一碗客家涼茶,心底便升騰起對故土草木的眷戀,所謂“人在草木之間”之境界,便是人與四季的默契滋養,隔著年月的深深,我的故土家園也許再也回不去了,但只要一碗茶水貼近唇邊,在一口一抿的一瞬,水喚醒了茶,茶便喚醒了沉淀的記憶,我不由地懷想那為我采草藥煲涼茶的母親,盡管她已離開我很久了。



  • 熱點
  • http://www.rthrad.tw/cl/index.html
    廣州日報報業集團|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版權聲明| 招聘信息| 聯系方式|

    Copyright (C) 2001-2010 zcw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粵公網安備 44011802000006號 未經增城之窗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違者依法必究

    地址:廣州市增城區荔城街荔鄉路81號 郵政編碼:511300 粵ICP備06003862號

    增城之窗服務熱線:020-32821355 傳真:020-32822591

    云南时时彩兑奖规则 雷速体育怎么关掉进球提示音 26选5 中国竞彩比分直播网500` 球探比分网即时比分 内蒙古时时彩 pk10牛牛 即时赔率软件 重庆百变王牌 广西快乐10分 欧亚即时赔率 半全场 华体网即时指数 福彩 云南快乐十分 国际足球直播表 7星彩